当前位置:电商资讯 > 大数据 > 正文

从玩客云到文件传输协议TCFS,迅雷的区块链平台野心

2018-07-12 10:53:38 来源:

原标题:从玩客云到文件传输协议TCFS,迅雷的区块链平台野心

关注并标星36氪

每天3次,打卡阅读

更快更深刻洞察互联网商业

━━━━━━


站在迅雷开发者大赛的决赛现场,浙江大学Designer团队成员王备略微有些紧张。在过去的77天里,Designer团队成员们与来自全球各地的500多支团队、2000余名开发者同台竞技,并最终杀进了这场开发者大赛的决赛。

Designer团队由杭州远赴深圳,团队成员几乎全部来自浙江大学智能计算与系统实验室。而这支团队的作品,则是一款名为“图形化智能合约生成编辑器”的开发工具,可以实现智能合约的低门槛开发,并提供漏洞检测功能。

智能合约,是目前区块链世界与现实世界沟通互动的桥梁。引爆智能合约概念的以太坊,一直被外界誉为“世界计算机”,其上运行着的无数智能合约,就像移动互联网时代的Apps一样,百花齐放,成为了区块链世界的应用载体。

凭借着这套“图形化智能合约生成编辑器”,Designer团队最终获得了迅雷开发者大赛的总冠军。迅雷集团为冠军提供了20万元现金奖励,以及后续的一系列创业政策扶持。

迅雷,这个已有15年历史的中国老牌互联网企业,在2017年起突然宣布转型并All in区块链。

在公众视野之外,迅雷这家早已被广大网民熟知的下载公司,正在努力撕掉“下载工具”的标签,并隐形于幕后。共享计算产品“星域云”,成为了迅雷由C端切入B端市场的第一块业务。

2017年年中,迅雷推出了经过区块链改造的共享计算产品“玩客云”。迅雷由玩客云起,推出了包括公链“迅雷链”在内的一系列区块链产品,并在近日的迅雷开发者大赛上发布了全新分布式存储技术TCFS。

“迅雷希望在区块链世界‘再造’一个迅雷。”迅雷开发者大赛结束后,现场的一位迅雷合作伙伴,在自己的朋友圈中这样写道。

由玩客云到迅雷链,迅雷的区块链野心何在?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2018年,从春节炽热的三点钟群讨论,到此后不久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出现的区块链媒体,区块链早已无人不晓。

就连菜市场的买菜大妈们,都在聊区块链的时候,区块链的从业者们,却在扪心自问,被誉为“价值互联网”的区块链技术,为什么还没有改变人们的生活?

是中国的区块链从业者们实在太差了吗?答案显然并非如此。迅雷开发大赛上高手云集、藏龙卧虎的场面告诉我们,中国真的不缺少区块链人才。如今,在区块链大爆发、项目百花齐放的中国,整个行业的繁荣水平,已经不亚于移动互联网爆发后的出现的那一次创业大潮。

显然,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目前主流区块链主链的性能,实在是太差了。

区块链1.0时代的比特币,TPS(每秒系统吞吐量)仅有6次左右。而被称为区块链2.0的以太坊,其TPS也只有20~40次。

这意味着,在一条区块链上的所有应用,加在一起,也只能共享每秒钟20~40次的上链操作。一旦同一时刻出现了过多的用户,整个区块链系统就会发生拥堵。

2017年年末,区块链游戏CryptoKitties的出现,就曾一度使以太坊网络陷入崩溃。许多交易甚至需要一天以上的时间,才能被网络确认。

今年年初,一位区块链游戏从业者表示,他的团队试图将一款传统棋牌游戏的发牌、出牌行为记录在区块链上。然而,在评估主流区块链平台性能时,他无奈地说,即便是当时最主流的区块链平台,也只能实现几百人同时在线游戏。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主流区块链平台如此羸弱的性能,甚至导致有人直言:“到目前为止,区块链最大的应用,只有炒币。”

这也让区块链技术本身,承受了太多的污名。整个区块链行业投机氛围浓重,全行业都在探索新的商业模式。而公众,也对区块链不甚了解,甚至充满误解。

“我们觉得,每一个踏踏实实做区块链的区块链人,都不能被辜负。”迅雷集团、网心科技CEO陈磊,在迅雷开发者大赛中讲道。他为开发者提供的解决方案,是一条号称可实现百万级TPS的公链——迅雷链。

在区块链世界,公链一直是最重要的战场。火币区块链研究院于今年5月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仅目前主流的公链平台,就有超过50个之多。公链战场上,一时间群雄逐鹿。

而迅雷链招揽开发者及用户的核心,则是性能,迅雷方面称,通过同构多链框架等技术,迅雷链可以处理百万级别的TPS。

“我们认为只有达到了一定的性能,才能够让区块链更好的赋能实体经济。”陈磊在迅雷开发者大赛致辞中说道。

就在迅雷开发者大赛期间,美国《福布斯》杂志发文称,包括迅雷链在内的中国区块链项目,已经实现了全球行业领先。中国正在成为区块链行业的沃土。

迅雷链与TCFS

区块链技术自2014年由比特币剥离,那时的中国,人们还在为Blockchain的译名究竟是“区块链”还是“账链”而纠缠不清。

谁都没有想到,短短三年后,区块链就在中国,突然迎来爆发。

2018年5月,工信部信息中心发布《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发展白皮书》。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3月底,中国以区块链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已达到456家,涵盖平台服务、产业技术应用服务到投融资等全产业线。

其中,绝大多数公司,都注册于2016、2017年。迅雷转型区块链的时间,也在于此。

2017年,迅雷将旗下共享计算业务,实现了C端的区块链化改造。玩家手中的共享CDN节点硬件,由“赚钱宝”升级为“玩客云”。与前者相比,后者的存储机制、激励结算,都开始上链,实现了区块链化。

这成为了迅雷所有区块链产品的雏形。百万级别且下沉到用户家庭的玩客云终端,也为迅雷链的后续运行,提供了节点数量上的保障。

在迅雷链的技术参数中,TPS,是最核心的指标之一。

迅雷官方宣布,迅雷链的TPS达到了百万级别,远高于目前市面上的其它主流公链平台。事实上,迅雷链的单链性能远远达不到百万TPS的水平,但迅雷以同构多链框架的方式,解决了区块链的性能问题。

迅雷链提出的同构多链框架结构,可以将整个系统的交易分散在不同的链上进行,以提升迅雷链主链的交易处理性能。如果单独拆分出迅雷链中的一条单链,其性能可能远远达不到百万级TPS。但迅雷链由多条相同架构的区块链构成,交易数据在多条链之间交互、确认,并最终将迅雷链的主链性能提升到了百万TPS级别。

高性能区块链平台,成为了吸引开发者们选择迅雷链的关键。

“之所以选择迅雷链,是因为迅雷链可以有百万TPS”,迅雷开发者大赛参赛团队“认证链”的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有的以太坊应用是没办法满足我们的需求,我们的服务必须基于高性能区块链的。迅雷链是非常适合我们的方案。”

除了高性能的主链平台“迅雷链”,在这次的迅雷开发者大会上,迅雷还发布了一个全新的文件存储系统——TCFS。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了如今区块链行业的另一项文件存储协议——IPFS(星际文件系统)。

与互联网时代经典的ftp文件传输协议不同,通过IPFS协议保存的文件,被分布式地存储在了多个节点之上,从而无需使用中心化的服务器系统。

当用户上传文件到IPFS上时,系统会自动生成文件的哈希值,作为这一文件的“数字指纹”。当有用户通过哈希值调取文件时,IPFS客户端会将文件缓存到本地。其它用户调取相同文件时,也可以从这些缓存节点获取,从而实现分布式存储。

借助这一协议,大多数IPFS上的数据,可以实现“永久储存”。然而,IPFS仍然存在着一个问题,当冷门文件未能被多个用户调取,且所有调取用户都删除了文件的本地缓存,这一文件便会在IPFS网络中丢失。

IPFS为此提供的解决方案,是在协议基础之上架构激励层Filecoin,借助代币FIL作为激励方式,鼓励IPFS矿工存储文件,并避免冷门文件的丢失。

而迅雷发布的TCFS系统,则整合了IPFS与Filecoin的模式,将协议层与激励层融合,整合成为一个完成度较高的产品。

严格来讲,IPFS仅仅是一个文件存储协议,并非区块链项目。而整合了IPFS与Filecoin机制的TCFS,才实现了文件存储的区块链化的分布式解决方案。

除此之外,迅雷的TCFS系统还对IPFS的底层架构进行了调整。TCFS不存储用户的完整文件,而是使用切片存储,将完整的文件拆分成多分,冗余存储在多个节点之上,增加了机密文件的存储安全性。

“大家在看IPFS的文档时,会不会觉得这件事情跟迅雷做的事情很像?其实这件事情已经做了15年了。”谈到研发TCFS的初衷,迅雷CEO陈磊说道。

事实上,早在玩客云,甚至是赚钱宝上线之初,迅雷TCFS系统的雏形就已经初步显现。迅雷对于分布式存储的探索,甚至可以追溯到文件下载时代。

从底层技术来看,迅雷确实与IPFS一脉相承。在下载时代,迅雷的一项重要功能,便是通过哈希算法,为热门资源制作“文件指纹”,并在全网索引相同的文件资源,以提升C端用户的下载速度。

在P2P下载软件发展史中,BitTorrent协议软件被认为是第一代P2P下载。而通过文件指纹定位文件,并实现全网下载加速,则被认为是第二代P2P下载。迅雷的立身之本,即基于此。

从区块链应用玩客云与共享CDN,到可承载百万级TPS的主链迅雷链,再到分布式文件存储系统TCFS,迅雷这家由互联网时代走来的区块链企业,展现了不小的野心。如今,迅雷已经在区块链世界,悄然完成了由链上应用到底层开发工具的商业布局。

迅雷试图凭借一系列产品建立起自己在区块链行业的话语权,并通过自己的产品为区块链正名——区块链不仅仅是炒作。

然而,就在一年前,迅雷仍然是一家在公众视野中与区块链绝缘的企业。在近一年“All in”区块链的转型后,迅雷凭借自己在P2P下载领域的技术积累,正在快速转型为一家全面拥抱区块链新公司。

再造迅雷

在2017年10月的迅雷玩客云发布会上,迅雷CEO陈磊站在舞台中央,面朝现场的所有观众,喊出迅雷将All in区块链的口号。此后,陈磊的这张照片,成为了媒体们热衷引用的封面图片。

迅雷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公司中,对区块链最为坚定的拥抱者。当BAT们的区块链产品还在实验室中遮遮掩掩之时,人们惊奇地发现,迅雷已经开始将区块链作为自己身上最鲜明的标签,成为了互联网公司中的区块链布道者。

所有人都不禁设问,“为什么是迅雷?”

问题的答案,应该从七年前说起。

2011年,iPhone与Android齐头并进,成为了智能手机用户换机的首选。几乎所有的中国互联网巨头,都已经敏锐地意识到,移动互联的时代即将到来。也正是在这一年,微信诞生。

然而,这一年的迅雷,却拥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2011年6月,迅雷向纳斯达克递交IPO文件。随后的两个月时间内,迅雷四次推迟IPO,发行价格也一再降低。

即便不断割肉,迅雷的这一轮IPO仍然以失败告终。有评论家事后将迅雷IPO失败的原因,归结于中概股危机与美国电影协会的侵权指控。而迅雷方面给出的理由,则是“美国的市场环境,出了问题”。

彼时,迅雷也许第一次意识到了“下载的原罪”。迅雷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09年至2011年第一季度,迅雷收到的侵权诉讼指控高达244起,其中有33起案件直至递交招股书时仍未宣判。

而这33起案件,索赔总金额高达340万美元,是迅雷同期一季度利润的两倍。

在黯然回国后,迅雷内部立刻针对转型之路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不同于PC时代的其它互联网巨头,迅雷作为下载工具,向移动端转型的机会寥寥。所有人,都在寻找着新的转型道路。

最终,迅雷的转型之路被划分为两条路径。一条是借助迅雷多年积累的用户流量,孵化具备直接变现能力的新产品;而另一条,则是借助迅雷在下载时代积累的技术优势,为企业提供去中心化的云计算解决方案。

而迅雷,最终选择的,是彻底改造自身的第二条路线。

2014年,迅雷接受了来自小米的2亿美元注资。同年,迅雷赴美IPO成功,市值一度超过10亿美元。

在此之后不久,迅雷开始逐渐隐匿于公众视野。与此同时,几乎所有的国内视频网站,都收到了来自迅雷的合作邮件。

一项名为“星域CDN”的业务,横空出世。迅雷开始将下载时代在PC端积累的海量用户,通过各种激励模式,逐渐转化为共享CDN业务的节点,并以此在B端市场获客。

迅雷开始在资本市场中,讲起了共享CDN的新故事。但在技术上,迅雷在下载时代与CDN时代,其实一直都在同一块P2P市场中深耕。

在下载时代,迅雷构建的P2P网络,连接起资源方与下载方,一个资源的下载路径,可以延伸到网络中的多个节点。而在CDN时代,这些节点转化为了用户的赚钱宝/玩客云终端,数据在CDN网络中流转,并最终直达迅雷CDN客户的终端机上。

在区块链的底层技术中,去中心化网络、共识机制与各种密码学技术三分天下。而迅雷,自下载时代,到共享CDN时代,一直在构建自己的去中心化网络,如今转型区块链,可谓是一脉相承。

区块链由此成为了迅雷转型的必由之路。2018年5月,迅雷发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其云计算及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实现了4810万美元营收,同比增长316.4%,占总营收的比重,则达到了61%。相比之下,迅雷的会员与在线广告营收,分别为2340万美元、730万美元,已不再占据主要地位。

在已经全面转型B端市场的背景下,外界对于迅雷的关注焦点,在于迅雷的下一步。

在迅雷开发者大赛上,迅雷为优胜队伍提供了包括云计算、智能合约成本、用户流量在内的一系列补贴方案。“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大赛,给大家创造一个平台,给更多企业、创业者,获得迅雷提供的一点小小帮助。”

在开源的区块链世界,开发者将成为各大平台竞相争抢的关键。透过这场大赛中,迅雷为开发者提供的一整套区块链解决方案与扶持政策,外界也见证到了迅雷的平台野心。

由链上应用“玩客云&共享CDN”起家,到主链“迅雷链”,以及之后的文件存储系统TCFS,迅雷将自己的战场,选在了最底层的区块链技术本身。

“迅雷要做一个平台。”一位评论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一切与云计算相关的区块链服务,尤其是网络服务,很可能是迅雷下一步的关键。”

“甚至是新一代的区块链底层协议,也可能被迅雷抛出,谁又说得定呢?”

责任编辑:xulei
相关热词搜索:













 

友情链接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