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电商资讯 > 观察 > 正文

末路直播残酷生存物语

2018-10-08 09:26:28 来源:熊出没请注意

摘要:当下资本明显已经退烧,对于直播平台的态度变得谨慎谨慎再谨慎。如此一来,卖身,是不是就成了某些平台唯一且最佳的选择?

“知道吗,一直播要被微博收购了。”

“一直播以前不是微博的吗......”

鉴于微博和一直播之间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把他俩绑定而论的人应该不在少数。而近日,随着一直播卖身的消息在业内流传开来,这种“误解”大有变成事实的趋势。

表面来看这次交易可谓合情合理,但若结合一直播自身及其所处的直播行业发展历程,就会发现,此事更像是在向外界传递某种信号。因为当下种种迹象都在表明,秀场直播大势已去,焦虑情绪不仅仅笼罩在一直播头顶,更是在全行业蔓延。

秀场直播大势已去

作为职场小道消息集结地,这次微博收购一直播的消息最初也是从脉脉流出。

9月20日,用户“左冷禅”发布脉脉职言,“听说前前东家一下科技裁员了,祝好”。按理说,这并没有任何爆点,但楼下一名认证为微博员工的用户却回复道,“一直播都被收过来了。”

随后,越来越多的“细节”开始浮出水面。诸如“收购工作预计将在11月份完成”、“一直播团队将整体加入至微博直播,最早在十一假期后合并办公”。熊出墨请注意也就此询问了微博相关负责人,收到的答复是目前还没有确切消息,不便多说。

但在一众吃瓜群众眼中,这早已是“板上钉钉”之事。天眼查给出的信息更是显示,一直播运营主体一下科技于9月27日获得新浪微博基金的新一轮投资,虽然具体金额没有对外披露,但是“并购”二字着实显眼。

小道消息基本被坐实,祝福这二位新人终于修成正果之余,我们也应去思考,为何一直播从2016年推出之时就内置于新浪微博之中,但在此之前却各自安好,从未有过任何越界行为,也从没有花边新闻出现?

“2016年一直播横空出世,当时在资金和流量上就已经有新浪微博作为支撑,其发展也是顺风顺水,各指标比拼中在行业中都是名列前茅”,有业内人士表达了自己的看法,“现在直播风口不再,一下科技又遭遇行业整顿、裁员风波,新浪微博再出手,既是救了一下科技,更是救了一直播。”

这也正如脉脉用户说的那样,一下科技中现在也仅剩一直播最有价值。而反观整个行业,曾与一直播一起风光过的其他玩家,日子貌似也没有好过到哪里去,映客算是较为聪明的那个,寒冬来临之前登陆港交所。但在不少网友理解中,映客其实是“混进”了第四波互联网企业上市浪潮,因为同期上市的小米、美团、拼多多等都是庞然大物,映客则是憋屈地和其他七家企业一起,只享受到了半面锣的待遇。

并且在资本市场,映客似乎也并不是很受待见。9月29日,映客股价为2.69港元,较发行价3.85已经跌去30%。身为代表况且如此,其他玩家的处境可想而知。这不禁引人感慨,曾引爆“千播大战”的秀场直播,怎么说凉就凉了?

注意力经济之痛

本质上来讲,秀场直播领域的玩家从始至终都是在拼抢用户的注意力,也就是业内常说的注意力经济。

这要求玩家不仅要有吸引用户注意力的能力,还要保证用户留存。因为一旦注意力被分散,那自己必定会陷入危机之中。一直播、映客、花椒直播等玩家就是最为典型的受害者,取而代之的是幕后元凶短视频成功上位。

这项指控并非凭空而生,有数据为证。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半年大报告》显示,现今用户对互联网的依赖正变得愈发强烈,平均每人每天上网时长达到5个小时,较2017年同期增长23.2%。但这些新增的注意力,并没有做到雨露均沾,而是几乎全部用于宠幸短视频。

在QuestMobile的统计中,2017年短视频尚未火爆,Z世代、小镇青年和白发老人三大典型用户群组的注意力是放在即时通讯、在线视频、资讯、浏览器等二级行业。而一年之后的今天,短视频就像是一没有天敌的外来物种,打破了原有的生态平衡,迅速圈起了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土。

短视频的强势,在移动视频这个大分类中表现得最为突出。能够看到,2018年6月份,娱乐直播的月活规模较2017年6月几近没有增长,涨幅仅为2.2%,而短视频却暴增103.1%。用户总使用时长上,娱乐直播的同比增幅也是没能达到短视频的零头,在2017年6月到2018年6月这一年时间里,短视频用户总使用时长从1272亿分钟攀升至7267亿分钟,增幅达到471.1%。

事实上,作为普通用户,这些变化我们也能够切实感受得到。比如现在大街小巷都在放的抖音神曲,人人都在拍的短视频,就是在今年春节之后才出现的新风向。

百度指数对这一变迁记录得更为直观,进入2018年,抖音的搜索指数陡增,与花椒直播搜索指数断崖式下跌,一直播、映客匍匐前进形成了鲜明对比。而在今年之前,尤其是2016年到2017年,抖音相较于一直播、映客、花椒直播,显然并不占优。

所以,短视频杀死了秀场直播,这个说法并不为过。但是,这只是致其衰落的外部冲击,自身难以根治的顽疾,也促成了这些玩家有冲劲没后劲的悲剧。

主要是集中于商业模式和内容这两点之上。直播平台高度依赖用户打赏抽成,至今都未能有玩家做出实质性的改变。即便是已经在港交所上市的映客,也没能逃脱这一魔咒。上季度财报显示,其靠直播打赏而来的收入占到了总营收的97.9%。

在内容方面,直播平台也多是缺乏新意,留住用户全是靠头部主播的个人魅力。当然,它们也都曾为了内容做出过“努力”。如今年年初昙花一现的直播答题,各平台一哄而上之后,一边争当“撒币侠”,一边高举“内容创新”的口号,上演了一场自相矛盾的闹剧,最终草草收场,至今我们再也没有见过直播行业有任何大的“创新”。

这是整个行业所面临的共性问题,十之八九放在一直播身上都是适用。同质化严重的情况下,其在注意力争夺大战中原有的优势就再次被削弱。

结束语

看到秀场直播这些直线下滑的代表,不免让人联想到游戏直播行业的某些玩家,如熊猫直播和全民直播。

思聪校长一手养大的亲儿子熊猫直播,按理说应该是财大气粗不差钱,但谁成想其会落到一个爹不疼娘不要的结局。甚至还一度传出要被斗鱼、虎牙收入囊中,这简直是在打校长的脸。同时也抛来一个问号,国民老公都玩不下去的直播行业,那到底有多艰难?

深知这份艰难的还有全民直播,想当初全民直播也是斥资3亿收购其他竞争对手的业内一霸,而现在,经历几番主播出走、讨薪事件之后,全民直播低价寻找买家的消息也被传了出来。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一直播、映客、花椒直播和熊猫直播、全民直播,这些平台还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处于行业第二梯队。由此我们能够得出的结论是,直播大势已去,对于第二梯队的玩家来说,眼前形势十分严峻。摆在他们面前的或许只有两条路,卖身或者寻求资本续命。

但当下资本明显已经退烧,对于直播平台的态度变得谨慎谨慎再谨慎。公开信息显示,一下科技这次被并购之前最后一轮融资是在2016年11月21日,映客上市前最后一笔融资是在2016年9月22日,花椒直播是在2017年12月22日,熊猫直播和全民直播最新一轮融资则分别是停留在了2017年5月24日和2016年9月28日。

如此一来,卖身,是不是就成了某些平台唯一且最佳的选择?


责任编辑:phpcms
相关热词搜索:











 

友情链接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