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事件营销 > 洪荒之力 > 正文

好邻居获旷视千万美元投资 人工智能加持便利店

2018-11-05 10:02:51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后面就是老陶的办公室,中间的墙可以向上升,我们向来都是开门见山”。说这话的是鲜生活创始人肖欣,老陶指的是肖欣的合作伙伴——好邻居的CEO陶冶。在合并一年后,好邻居与鲜生活的办公地点搬到了一起。

2018年11月2日,北京地区最大的本土便利店品牌好邻居宣布完成最新一轮融资,旷视科技Face++成为重要股东,融资金额为数千万美元,投后估值两亿美元。

这是好邻居成立以来的第四次股权变动。

2017年10月底,鲜生活、易果、绿城共同宣布以84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北京港佳好邻居连锁便利店有限公司。其中,鲜生活占股50%,易果、绿城分别占股15%及35%。而鲜生活也因此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创业公司被更多人熟知。

据悉,本次好邻居的股权优化由鲜生活所主导,在旷视科技进入的同时,鲜生活通过和绿城服务(2869.HK)和易果生鲜的交易增持了好邻居的股份。“绿城本身就拥有自己的便利店品牌,通过上一轮的投资,已经获得了一倍的股权回报。易果本身也是鲜生活的股东,依然可以通过鲜生活为好邻居等便利店品牌提供生鲜的赋能。”

好消息与好消息

两个月以来,便利店行业一直消息不断。

2018年8月,因善林资本高管被捕,邻家便利店在北京的168家门店一夜之间关闭,随后,便利店行业都被一种紧张的氛围环绕。9月18日,北京131便利店出现资金周转问题;10月初,全时便利店兄弟品牌“全时生活”被爆出关停仅有的4家门店,而全时背后的大股东复华集团也同样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的危机。

短期内的一系列事件无不触动着媒体的神经,便利店行业也似乎从人人追捧的风口迅速就转化为“Hard模式”。不难看出,上述几家便利店出现危机的直接原因都是因为资金链的紧张,多少都与股东或出资方的P2P爆雷有关。实际上,资金链断裂也并不一定是因为金融市场的混乱。但便利店行业似乎更容易受到上游资金链的影响。

从业务层面来看,连锁便利店品牌都需要通过规模化来实现盈利,在某业内人士看来,区域便利店盈利的平衡点一般在200-300间左右,且规模化以后,对于门店选址、供应链的能力、人员培训与门店服务都更高的要求,这些都是高投入。这也意味着,一旦便利店的上游资金链出现问题,企业只能选择关停门店来及时止损,也正因为此,便利店行业虽然每年都有百分之十几的复合增长率,但确是最容易被资本抛弃的小赛道。

更多业内人士认为,邻家等上述品牌出现问题的原因,还是在于缺乏自我造血的能力。虽然邻家已开放加盟业务,但此前一直都有严重的亏损,股东出事之后也没有新的资本进入,而便利店本身就是高投入、回报漫长的行业。

当然资金的来源也非常重要,P2P的资金流量虽然巨大,但短期的回报率要求较高,“用短期的资金去做长期的经营肯定会出现问题”,在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副秘书长王洪涛看来,邻家的事件对行业的发展也是好事,便利店被资本搅热后的确容易出现泡沫。“邻家的事件虽然敲打了行业的积极性,但也能让大家保持冷静。”

不过随着便利蜂的投资消息被爆出,紧张的氛围似乎得到缓解。

10月16日,据“雷帝触网”报道,便利蜂获腾讯与高瓴资本的大笔投资。天眼查显示,该笔融资金额为2.56亿美元,估值16亿美元,腾讯与高瓴分别持股8%。然而对于该笔融资,便利蜂与腾讯的口径都是“不予置评”。一直没有零售基因的腾讯,似乎寄希望通过投资来弥补这一短板,在投资便利蜂的消息传出前,腾讯刚完成对“十元店”——无印良品的战略投资。

再反观鲜生活,在本次投资之后,阿里巴巴的烙印更加明显。

资料显示,鲜生活的流量赋能主要自于天猫一小时达、饿了么、天猫超市等阿里系的线上平台,不论是易果生鲜还是旷视科技,都与阿里巴巴有着直接或间接的联系,旷视科技的第二大股东就是蚂蚁金服。

而除了这两起融资事件,苏宁、京东等巨头也有新动向。10月14日,苏宁小店曾发布公告,宣布获得3亿元的增资。数据显示,苏宁小店已在全国53座城市开设近1400家门店。与此同时,早前饱受诟病的京东便利店,在疯狂翻牌后也宣布要开设直营门店。

不能否定的是,中国的便利店市场需求的确在加大,政府政策利好也在不断出现。

10月下旬,北京市7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便利店发展的若干措施》,从优化网点布局、加大资金支持、简化注册流程、改革经营许可、创新监管模式、培育品牌优势等多层面推出出实质性措施,并提出,希望在2020年底,实现城市社区的全覆盖。在更多媒体的报道中,这是北京便利店发展的历史中出台的“最宽松政策”。

但坏的消息是,纵使有政策支持和巨头加持,便利店也依然处于“弯腰捡硬币”的时代。近年来,包括便利蜂与好邻居在内,更多互联网企业都希望通过技术解决便利店行业的痛点。

新零售人与零售新人

2016年底,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与邻家原CEO王紫创立便利蜂,在刚成立之初,便利蜂就希望通过算法、数据搭建企业的整个生态构架,选址地点、进货数量、用户需求都通过计算。早前庄辰超曾表示,“我们只做一件事,投资算法(软件)驱动的世界”。

然而技术能真正解决便利店行业的痛点吗?便利店行业的痛点又有哪些?

通常来看,消费者对于便利店最在意的还是三点:服务的可选择性、购买商品的便捷性以及价格是否经济。在更多情况下,人们对于商品价格的考量会因便捷性的升高而递减,这也说明,除了选址之外,企业还需要去考虑不同区域、不同消费场景下的差异化需求,而目前大部分的中国便利店品牌,都在学习日系便利店的皮毛。

铃木敏文是经营之神,在把7-ELEVEn纳入到日本以后,铃木结合了当地市场的情况快速本土化,从产品研发、加盟模式再到供应链体系,经过几十年中不断地完善,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一套体系。而对于数据测算与信息化,7-Eleven在80、90年代就导入了自己的ERP系统、区域系统、POS系统,在当时来说,这些系统要远比互联网新零售的理念先进。

在更多业内人士看来,中国的新兴便利店企业想要通过算法推动企业运营,还需要一定时间的数据积累,当下便利店行业还并没有到技术爆炸的时刻,本土品牌在数字化运营的同时,也绝不能忽略供应链的搭建与把控。同时,供应链与物流仍然是便利店行业发展的瓶颈,电商巨头的加入,或许会使得这一情况得到改变。

早前,苏宁小店公司总裁鲍俊伟曾向《中国企业家》表示,电商巨头在全国甚至全球有成熟的物流体系,可以根据相对成熟的物流体系去搭建或者完善供应链渠道,这也是传统便利店玩家无法理解苏宁为什么能做到“一日三配”甚至是全国范围内“一日两配”的原因。

当然,新兴玩家在掌控先进技术的同时,也依然要夯实基本功。在如今的便利店行业,“零售”与“数字化”都需要两手准备,肖欣就曾表示,自己在是新零售人的同时,也是一名零售新人,当然,陶冶是零售老兵。

从目前鲜生活与好邻居提供的数据来看,数字技术的确使得门店的运营效率与店铺利润得以提升。据介绍,好邻居在北京市场正主推两个店型,分别是面向商务区的2.0红标店与面向社区的全渠道会员店。而通过门店数据的采集、AI算法的接入、线上线下一体化等手段,改造后的好邻居门店运营效率有大幅度的提升,不到一年,复购率上升100%、库存周转提高了110%,毛利率上升了30%。

在肖欣看来,旷视科技入股后,鲜生活对好邻居的赋能将更具优势。除了拥有算法与技术外,好邻居还能快速通过摄像头捕获门店的人流,对消费者与潜在客户进行一个非常精准的画像,这就免去了要求用户下载APP或出示会员卡的麻烦。

当然,在对传统门店进行赋能的同时也存在一定的问题,陶冶就曾表示,说服一些加盟商接入信息化系统就需要耗费一定的沟通成本,对员工的培训也总是重复。“然而对于便利店这个业态,想要实现规模化就绕不开加盟”,王洪涛认为,加盟的关键是对于供应与信息化系统的严格把控。

据介绍,除了好邻居之外,鲜生活也与太原的唐久、东莞的天福便利店达成合作,肖欣将鲜生活对传统门店的改造比喻为安卓系统,虽然不比IOS,但从市场份额来讲,安卓系统要比IOS的空间更大,中国大量的普通门店仍然需要赋能。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资本与区域之间的整合将会更多。

而对于好邻居来说,接下来的目标仍是吃透北京与杭州市场,并在研究新店型的同时,根据区域市场的特点去创造独有的竞争优势,目前来看,中国便利店行业还远没有到发展最蓬勃的时刻。


责任编辑:phpcms
相关热词搜索:











 

友情链接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