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平台发布 > 三步走 > 正文

专业反洗钱人员成为各支付机构争抢的稀缺人才

2018-11-20 11:14:05 来源:移动支付网

不管是对于普遍人,还是对于大多数的支付行业的从业人员来说,“洗钱”或“反洗钱”都是很陌生的字眼。即使听过的人,也可能会认为他是一个高大上的犯罪行为,头脑里首先联想的都是枪林弹雨的黑帮电影片断,总之和我们一般人没撒关系。

但是“洗钱”犯罪其实普通。20世纪20年代美国芝加哥黑手党的金融专家就知道怎么做,他们购买了一台投币式洗衣机,开了一个洗衣店,然后在每天晚上计算当天的洗衣收入时,就会把其他非法所得的赃款加入其中,再向税务申报纳税,扣去其缴纳的税款外,剩下的非法收入得来的钱就成了他的合法收入。也正是由于这一插曲,人们才把将违法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通过各种手段掩饰、隐瞒其来源和性质,使其在形式上合法化的犯罪行为叫“洗钱”。

如果这还是觉得很抽象的话,那我们再说说崔永元爆料演艺圈的事件您可能就更容易理解了。无论是大小合同还是阴阳合同,其最终的目的都带有洗钱的性质----不管是偷逃税款还是为了将不合法的资金洗白。FBB的事我们就不去说了,8.8亿的罚款已经交上了。快鹿老板施建祥及其各种上不了台面的关联人通过这种方式黑走了P2P投资人多少钱,就只能留给大家想象了。

说了这么多,那洗钱和支付机构有什么关系呢?随着中国互联网行业日新月异的发展,第三方支付以其方便、快捷的特点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这当中当然也包括不法份子。支付业务交易无时间、空间限制,客户身份识别不到位、交易记录可追溯性较差的缺陷,都为洗钱犯罪提供了良好的滋生空间。近年来,借助第三方支付平台开展的洗钱犯罪手法层出不穷。具体的业务场景包括:

1、非法资金转移。虽然中国人民银行要求支付机构通过多种验证手段对支付账户进行交叉验证,并且根据支付账户的分类对交易额度进行限制。但由于主客观的条件限制,支付机构的客户身份识别仍然不到位,虚假特约商户和个人客户依然非常普遍。虽然支付账户交易限额受到账户分类的限制,但基于银行卡的交易确没有限制。虚假的客户信息、几乎不受限制有交易限额,结合虚拟商品、虚假交易等特定的交易场景,为非法资金掩盖其来源和去向提供了绝佳的手段。再加上支付交易无时间、空间的限制为洗钱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2、恶意套现。套现是刚需,地球人都知道。通过支付机构进行套现风险小、费用低已经是共识。部分支付机构通过做套现业务刷交易量、赚取高额手续费也是行业潜规则。套现交易在线下交易(POS收单)中占有重要份额已经不是什么行业秘密,由线下往线上转移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毕竟线上手续费更便宜、交易更便利、也更安全。支付宝、微信的扫码支付渠道协议中要求借记卡交易不低于40%的比例,本身就说明了信用卡交易的比例,这其实有多少是套现交易,大家也可以自己想象。

3、非法交易场景不断激增。电信诈骗、非法博彩、黄赌毒、非法期货及大宗商品等违法违规交易越来越成为支付行业的毒瘤,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首先,非法交易往往通过合法商户和交易场景进行包装,支付机构防不胜防。其次,支付接口挪用很难通过技术手段发现,发现之后成本也很低。最后,非法交易成为部分支付机构和从业人员的救命稻草。支付行业绝大部分份额被银联、支付宝、徽信等垄断,有应用场景和交易量的机构基本都已布局支付。支付行业监管趋紧,断直连的要求一方面减少了支付机构的通道,增加了成本;另一方面减少了交易的重复计算,减少了交易金额。备付金上缴又减少了支付机构的利息收入。经营的压力,使部分支付机构有动力接入非法交易。

如果说支付机构在反洗钱工作上没做工作,那也不是实际情况。事实上,支付机构的反洗钱工作从2012年以来得到了长足进步,这可以从支付机构报的送洗钱数据看出来。2012年还没有一家支付机构报送洗钱数据,但到2017年报送洗钱数据的机构就到了65家。支付机构2017年上报的可疑交易10.79万份,占所有可疑交易数量的3.96%,交易笔数则占23.2%,是除银行业以外的第二大行业。但是,支付行业除了头部的几家机构外,大部分支付机构的规模和实力较弱,缺少反洗钱的专门人才,对反洗钱工作的科技投入也不足,重视程度也不高,导致大部分机构反洗钱工作还有较大改进空间。事实上,给央行报送的反洗钱数据,支付宝和微信两家即占支付机构报送的97.4%,报送反洗钱数据的支付机构也只占所有支付机构的25.5%。

支付行业的洗钱乱象,监管部门其实心知肚明,这方面的监管力度也一直在加强。支付行业公开发布的第一个制度就是2009年9月16日发布的《支付清算组织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指引》,这较2号令及其细则早大半年时间。无论是2017年年底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35号文、301号文、163号文和164号文,还是最近一行两会联合发布的《互联网网金融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管理办法(试行)》,监管部门对支付行业的反洗钱要求越来越明确而具体。

近年来,支付行业的罚单也越来越多,双罚制对行业也有一定的震慑作为。2018年,中国已经完成了FATF的第四轮互评,据说情况并不乐观,相信监管部门会在将来采取各种措施弥补反洗钱方面的各项不足。说不定在不久的将来,专业的反洗钱人员会成为各家支付机构争抢的稀缺人才。


责任编辑:phpcms
相关热词搜索:











 

友情链接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