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头条栏目 > 首页头条1 > 正文

深度报道 | “跳跃式”摸高,“触地式”前行——来自怀化电商行业的调研报告

2019-12-16 18:07:51 来源:怀化新闻网

风云际会,一“跳”了之

2019年以来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以来,鹤城区电商协会会长、怀化第五元素集团总裁吴从锋一直很忙:2月份,他率领旗下电商企业与洪江区政府成功签约,经营洪江区星空小镇(3A级景区)项目,这是一个乡村旅游项目,以打造农旅融合扶贫特色农产品为己任;紧接着公司新上了一些项目,跟鹤城特农以及一个全国性的独角兽平台美菜网(总部在北京)合作,作为后者怀化区域合伙人,成立了鹤城特农供应链公司,进行怀化城区的蔬菜配送;9月份,“第五元素”通过了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认定,从此可以享受税收减免;11月上旬,他率队赴上海参加亚洲果蔬博览会,携冰糖橙、冰糖柚、清橙以及香菇、冬笋等怀化名优特,总计7、8个农产品,与来自江苏、上海、北京等地区的23家企业及平台对接成功,目前已经发送5万多公斤冰糖柚,全部15万公斤冰糖柚于12月中旬发送完毕,并将冰糖橙、冬笋等样品送至上海启龙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后者闻香食味,已经派人到“第五元素”位于洪江区横岩的生产基地考察,表示非常满意之余,强化了合作意向……

“我们还在做网红经济及网红孵化,已经开了个头,趋势不错。”吴从锋透露,他们的平台以怀化及湘西地区为主,已有网红40多位,全国各地粉丝量则超1000万,“我们的VR技术研发以及电商大数据研发,也有新突破。”2018年,风头正劲的“第五元素”还承办了凤凰县全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项目建设,并在贵州省贵定县成功架构了农商对接机制。

这位业界大腕介绍,这些年来,怀化电商发展呈现出跳跃式特征,归结起来就是起步早、成长慢、发展快,2004年起家,2005年就成立了怀化市电商协会,这在全国是第四家,但全行业“长大成人”却是始自2015年,算是十年一剑,此后突飞猛进。2015-2016年度,怀化电商产业规模位列全省第三,而此前在全省从来忝陪末座,“跳跃式”摸高反差巨大。错过了淘宝时代、天猫时代的怀化电商,发展特点曾以社群电商、微商为主,现在业已实现全方位推进,天猫、京东、拼多多等国内大型电商平台在此相继落地布局,有一定规模的电商平台已达20余家,而怀化购、至极团平台、鹤洲优选、中天优选等以及鹤城特农等,大大小小电商平台有几百家,遍及全市城乡。

“跳”出了李逵,“带”出了李鬼。就电商平台经营的主体内容而言,怀化农产品线大多尚处无品牌、无商标、无序化竞争状态,而为数不多的正规品牌,又在遭遇“李鬼”冲击。“第五元素”所属清橙品牌,商标为“十七岁的甜”,前不久就在麻阳市场上被发现有人仿冒其外包装,肇事者只卖包装盒,一件清橙能卖89元,以“清橙包装”名义贩卖的果品却不过20多元一件,如此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令人不齿,被侵害方已向麻阳商务部门举报。

已经“跳起来”的本土电商企业不能光埋头拉车,也要抬头看路。吴从锋认为,不少电商企业简直见钱就卖,小农意识浓厚,品牌意识淡薄。风云际会处泥沙俱下。同样是个冰糖橙,永州的产地收购价已到3元,怀化居然仅为其一半,还有不少人甚至以次充好,导致众多外省客商认为“永州才是高端货”,冰糖橙诞生地的冰糖橙,好端端的品牌、招牌被自己人砸了。

做局!“淘”出“最后一公里”

姚和平赞成这样的口号:“如果你恨他,就给他发大货;如果你爱他,就给他发小货”。在这里,大货指果径较大的冰糖橙,小货指果径较小的冰糖橙。很长一段时间内,外地人普遍不识冰糖橙口感之奥妙,独追求其外观颜值,争相恐后要大的好看的,岂知个头小的颜值平平的其实更好吃,后来众人知道了,于是纷纷反其道而行之,都跟着风追着要小货。

怀化“淘农村”掌门人姚和平做冰糖橙做出了心得体会。11月25日起,“淘农村”开始发售最新一款冰糖橙,目的地囊括除了青海、西藏、新疆以外的全国各地,这批货至12月上旬已经发完10万件,总销售额300万元左右,而2018年同期至少已走完20万件。“淘农村”的货源及仓储基地在洪江市黔城镇菊花村,仓库面积逾2000平方米。2018年11月2日至4日,“淘农村”3天时间就接了80多万件的订单,不过发了一个多月才发完,因为时值下雨天,果子下不来,加上快递爆仓运输困难,公司仓容也不够,于是只能大干快上快进快出,最多一天发了5个车,13.5米长的那种大卡车,当地老百姓因此从早上6点一直忙到次日凌晨2点,终于赶在双十一前就干完了本该“光棍节”才干的活。

“淘农村”值得骄傲之处在于从2015年到最近,已将家乡小规格橙子的卖价从0.3元(单位每500克,下同)提高到了目前的1元左右,这不能不说是个大贡献,果农深受其益,自然点赞不已。“这是我们引导市场预期,引导客户消费的结果。”姚和平总结道,“现在越来越多客商都明确希望给他们发小货,都知道小橙子其实更好吃。”除了往外发送冰糖橙等怀化农特产品外,“淘农村”还从国内外很多地方输进水果,满足本地消费市场需要,如从海南、广西等地输进芒果,从山东、陕西等地输进苹果,从泰国输进龙眼、荔枝、榴莲等,经营品种上百个。

眼下,“淘农村”正在布“一个很大的局”,具体是什么局,因为涉及商业秘密,姚和平没有明说。他认为,怀化作为一座消费城市,农产品、肉类产品等日常消耗品价格一直相对较高,百姓收入不高消费却不低,他有意就此循序破题,切入关键点有所作为,从而把价格和渠道进一步扁平化。“做局”的结局无疑对怀化百姓有利,对怀化消费市场有利,而其必然的结果之一,就是打通农产品物流阻梗或曰“最后一公里”。姚和平在泰国做跨境电商多年,自有一套法宝,他正筹划着让全世界华人投资“淘农村”,这也是一种乡愁情怀使然。他说,如今电商的钱很多都被快递赚走了,快递涨价普遍,电商难以承受,赚钱不易,所以要改变营销模式。他规划着要把冰糖橙发往世界200个左右国家和地区,“去赚全世界的钱”。

“我们不赚差价,只赚服务费”

主打饮食起居,兼顾生活质量——湖南至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江湖人称“电商至极团”,其经营模式及端口,似乎更接地气,更多人性化。

邵东人赵爱军是至极电商董事长,他先是在怀化做了16年水果生意,利用多年积攒下来的人脉网络、营销便利,于两年前挺进电商业务,成效显著。他发现传统农产品经营方式已经发生重大变化,“必须要做电商”,为此还专门率队跑到长沙学习怎样做电商,怎样做好电商,然后在怀化城区150多个小区布下业务点,跟每个小区门口的便利店或经销店、水果店合作,将店主们委任为“团长”,然后将小区居民作为消费者拉进微信群,通过配送+平台模式开展电商业务,然后配送水果、蔬菜、肉类以及其它生活用品,每天能有60多个品种,目前群中消费会员已破10万,单日交易额在10万元以上。赵爱军说“至极团”的水果都是从产地直接进货,包括云南、广西等地以及进口渠道,“根据不同季节,每个品种我们都有,最近做得比较多的是冰糖橙,每天要卖3000公斤左右”。肉类中以猪肉为主,主要是经广州口岸进口的冰鲜肉,这比国内猪肉价格要便宜三分之一左右。

团队好、货源好、价格好,将“至极团”打造成业务蒸蒸日上的“三好生”,所以尽管大家都在做,但赵爱军不怕竞争,表示自己做得更好、更到位,“今年以来关门的同行有不少,那是因为他们的质量不行,结果被市场和消费力量用脚投票”。事实上,一些同行缺乏自主批发环节,难以做出体量,运作成本居高不下,结果难以为继,“他们的很多产品都是从二手渠道来的,所以赚不到什么钱,当然要亏”,相比之下,“至极团”具备产地(一手渠道)+批发价格的优势,竞争态势显然比较有利。

赵爱军想得最多的是如何使产品尽可能绕过中间环节,直接进入消费端,“这是电商成败与否的关键所在”。他介绍,通常情况下,普通消费者几乎不可能吃到原产地刚下树的新鲜水果,比如海南产芒果,6成熟下树时最好吃,这种“自然熟”的果品,远隔千里之遥的怀化市民无缘得尝,能够吃到嘴里的,多半是些用催熟剂、保鲜剂人工干预过的果品,不论质量、营养与口感,与“自然熟”都相去甚远。荔枝亦然,7成熟下树最恰当,但从海南运到怀化需要7天时间,怀化人能吃到“冰鲜”的就不错了,“至极团”的口号却是“从树尖到舌尖只要24小时”,通过自有配送渠道保障水果新鲜,保留其自然风味,然后直接送到消费者手中,自然使得越来越多老饕们大快朵颐之余大为点赞。赵爱军说这种经营模式属于B2B,有别于既往B2C,“客户通过至极团平台都能感受得到”,通过在该平台上下单,再集团配送,不仅缩减了货品的中间环节,确保了口感新鲜,同时也降低了至少10%的经营成本,这10个点,正好是返利给“团长”们的营销提成,可谓一举多得,皆大欢喜。

2019年6、7月份,“至极团”曾创下了3小时卖掉400公斤榴莲、一天时间售罄一个货柜(1350公斤)车厘子的销售记录。鲜活农产品不经放是个消费常识,由此可见“至极团”强大的营销能力。“我们不赚商品差价,只赚服务费。”赵爱军总结道,“电商配送意味着某种商业模式的跳跃式升级。“在他看来,那种靠吃差价的营销模式,“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给我一个杠杆

2019年,取道加强顶层设计、着力企业培育、落实快递保障、提升产品价格等各种途径,全市电子商务工作取得进一步成效。怀化市商务局电子商务科负责人李华介绍,政府着力整体推进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工作。全市现有10个县成为电子商务进农村国家示范县,根据商务部及省商务厅的部署,麻阳、中方、沅陵、芷江和靖州要求整体推进。为帮助怀化山果出山,帮助农户丰产增收,实现精准扶贫,怀化还举办了大量的线上销售活动,仅2019年上半年就分别在5月28日举办了靖州杨梅节、7月10-11日在芷江、洪江市举办了怀化市农产品供销对接活动、7月31日洪江市举办了“一县一品”黄桃义卖活动、8月2日在辰溪县、洪江市举办了黄桃节,11月20日麻阳举办2019麻阳冰糖橙签约阿里巴巴暨数字农业启动大会,11月23日芷江举行2019芷江冰糖橙产品推介会,11月29日麻阳举办麻阳冰糖橙采摘节,12月8日在健博会期间举办怀化市扶贫产品产销对接会暨怀化冰糖橙网上营销启动仪式。开展与大平台合作,是怀化电商工作的重要步骤,有鉴于此,特色中国怀化馆、苏宁怀化馆、京东怀化特产馆都已开始运营。

与此同时,怀化电商问题不少,短腿依旧,主要表现在农产品销售渠道较少,供应链体系尚未形成;公共品牌体系尚未建立,产品附加值亟待提升;电商支撑体系尚不完善,物流成本相对偏高;电子商务专业人才匮乏,影响电商快速发展等方面。李华介绍,下一步,政府及相关部门将在打造农村电商品牌,开展农特产品网络批发、分销与零售,建立电子商务人才培训体系等环节有为而治,力求早日有大的突破。

赵爱军认为,电商一定要亲民接地气,这是该产业发展的基础所在。他说很多农产品通过传统渠道是卖不掉的,必须通过B2B或者预订+配送模式才能变货品优势为经济优势。以此为平台,“至极团”每天推出40款新品,都是些刚需产品,让消费者每天都有新发现,新感觉,“所以说玩电商应该赚钱,但路子要对。以接地气为前提,不断丰富自身经营产品线,才能使广大群众和节点店的消费、经营痛点迎刃而解。

大力发展电商,显然需要一个强力杠杆。姚和平说助农增收继而脱贫致富,解决农产品卖难是关键,所以要设法通过电商平台,把大货小货、好货差货都卖出去,能卖尽卖,解决农民的后顾之忧,价格该多高就多高,“要让价值规律而不是行政指令发挥作用”,从而用销量来倒逼广大农户提高农产品品质,践行标准化、规范化、规模化生产经营模式,优质优价,最终提升农产品单位价值。他说在此有个引导、教育农民的问题,要让他们培养、根植品质意识、品牌意识、营销意识,“光靠电商和企业做不到这一点,地方政府应合理干预,积极作为”。他认为,怀化电商乃至农产品物流,期待一个独角兽,去引导广大衣食父母被“扶志”与“扶智”,从小赚即满、小富即安的传统思维苑囿中解脱出来,去搏击市场,收获更多真金白银。

吴从锋认为,怀化电商主要有产品品质、品牌建设、专业人才、金融支撑四个方面需要提升。他说怀化缺乏各种电商管理人才特别是中高端人才,“在怀化聊电商发展战略,聊企业管理,曲高和寡无人响应”,一句话,“没人跟你聊”。他还认为,促进怀化电商大发展,需要一根举足轻重的强力杠杆,这根杠杆就是头寸。怀化各类电商创业者以草根为主,普遍经济实力弱,往往难以接受大单,痛失大好商机,令人扼腕,这表明大家普遍缺乏供应链金融支撑。本地的银行等金融机构普遍对该项业务不熟悉不了解,对电商产业也知之甚少,难以开展相关业务,地方政府也缺乏相关引导、激励措施与操作办法,金融机构自然难有开展供应链金融支撑的冲动与积极性,“要实现本地电商大发展,这是破题的关键之一”。他说, 怀化电商应拓展视野,向跨境电商方向寻求突破,扩大平台天地,积极拥抱趋势,积极拥抱网红经济、视频电商时代。 ( 记者  杨林斌)

GetAttachment (14)

冰糖柚是近几年强势崛起的本土电商热销的特色农产品之一。(杨林斌 摄)

GetAttachment (15)

怀化不少电商正“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艰苦创业。(杨林斌 摄)

GetAttachment (17)

以视频直播为主要传播方式的网红经济,正在成为主流电商趋之若鹜的营销手段。图为相关主要道具。(杨林斌 摄)

GetAttachment (18)

外包装等知识产权被侵犯令人很不爽,前不久“第五元素”旗下电商机构就遭遇到这种事情。(杨林斌 摄)  

GetAttachment (19)

门对门式的B2B配送,眼下受到越来越多普通消费者青睐。


责任编辑:zhangnannan
相关热词搜索:











 

友情链接

向您推荐